And that's all...?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スポンサー広告 |

FD進程:65%。(「御使いの章~宴~」翻譯)

卡在曉月線了……當然也有半途跑去玩夏恋的原因在……(擦汗)
目前收集情況:店鋪特典全齊(本篇缺曉月&翠炎其中一版。)、本篇限定版、ARIA特典CD兩張、本篇VFB。
於是FD遊戲盤&VFB和漫畫版還沒入手。
其實因為由貴也在ARIA連載,所以雖然我很喜歡2ch的二世樓,但是每次說ARIA不好看會不會廢刊我都覺得情感上很……唉。
順手放一下本篇店鋪特典甲斐方的翻譯,因為我等得碟入手等得很焦急了……

自翻禁轉。

「二世の契り」ソフマップ店鋪特典CD
御使いの章~宴~

山本勘助:櫻井孝宏
武田信玄:一条和矢


「二世之契」店鋪特典DRAMA CD,「御史之章~宴~」。

山本勘助:「啊,知道了。傳達下去,維持這樣監視春日山城。當然,也包括那個小姑娘。有什麼情況立刻來向我報告。去吧。」
山本勘助:今晚是滿月嗎……宴會還在繼續嗎?受不了……信玄還真是,喜歡熱鬧呢。不管是酒也好、女人也好、男人也好、還是音樂、舞蹈、戰爭都喜歡,真是吵鬧的生活方式。
山本勘助:「什麼事?信玄召喚我?真沒辦法。去見他吧。」

武田信玄:「哦,來了啊,道鬼齋——山本勘助。到哪裡去了?宴會都結束了啊。」
山本勘助:「去聽取來自越後的報告了。」
武田信玄:「是嗎。情況怎樣?」
山本勘助:「上杉目前沒有動靜。」
武田信玄:「唔……」
山本勘助:「酒好像不夠了,喊人來添酒吧。」
武田信玄:「不用不用,老夫今晚已經喝夠了。你才是,不喝嗎?」
山本勘助:「不用了。」
武田信玄:「別這麼說。來人,把道鬼齋的酒杯拿來!」
武田信玄:「來,喝吧。」
山本勘助:「那我就不客氣了。」
武田信玄:「唔……如你一般顯得酒很難喝的人沒有了吧?」
山本勘助:「那還真是失禮了。」
武田信玄:「道鬼齋……你到底喜歡什麼?」
山本勘助:「此話怎講?」
武田信玄:「酒不怎麼喝、飯不怎麼吃、對錢似乎也沒什麼興趣。」
山本勘助:「呵呵。無欲之故。」
武田信玄:「唉,真敢說。也不是這樣吧?總感覺你在注視著別的什麼。」
山本勘助:「您太看高我了……」
武田信玄:「對女人又怎樣?」
山本勘助:「……看來主公已經喝多了。差不多該休息了吧?」
武田信玄:「別想岔開話題。實際上,在信濃有想嫁給你的姑娘。」
山本勘助:「要討論這種事的話,請允許我告退。」
武田信玄:「哎呀,別這麼有偏見。夫人有上一個兩個不是很愉快的嘛。可是個挺有姿色的姑娘家哦。」
山本勘助:「這樣的話,主公就收在自己身邊如何?既然說側室加一個兩個也沒有什麼問題。」
武田信玄:「啊……不喜歡女人啊……那麼,男人怎樣?」
山本勘助:「完全不需要。」
武田信玄:「道鬼齋,你在老夫手下做事,已經有很長時間了啊。」
山本勘助:「是。」
武田信玄:「老夫對你的工作很感謝。但是,你又怎樣?」
山本勘助:「此話怎樣?」
武田信玄:「對你的工作的犒賞已經夠了嗎?」
山本勘助:「不需要有這樣的擔心。」
武田信玄:「是嗎。但是……」
山本勘助:「不會因為沒有獎勵這種理由而反叛的。」
武田信玄:「道鬼齋!」
山本勘助:「是?」
武田信玄:「不允許你因為這種無聊的理由背叛老夫。」
山本勘助:「當然,請您明察。」
武田信玄:「如若真有一天你背叛了老夫,那樣的話……」
山本勘助:「……那樣的話?」
武田信玄:「會怎樣呢?不要錢、不要女人,也不需要地位。能推動你的東西……心中完全沒數啊。」
山本勘助:「那麼……為什麼要有呢。」
武田信玄:「你就是這種地方很無聊呐。」
山本勘助:「哈。這還真是糟糕。」
武田信玄:「和你一起,沒辦法品評女人呐。這種地方真無聊。」
山本勘助:「您希望的是討論女人的話題嗎。那麼,我就如您所願吧。」
武田信玄:「哦?!」
山本勘助:「說竹取姬的故事吧。」
武田信玄:「什麼啊,細竹的輝夜姬的故事嗎?那種東西老夫也知道。」
山本勘助:「您知道輝夜姬為何,拒絕了所有的求婚嗎?」
武田信玄:「嗯?確實是對五位求婚的貴族提出了無理的要求。」
山本勘助:「正是。五個人因此失掉了性命、有了很殘酷的遭遇。不過,當時的天皇對輝夜姬高貴的美貌所吸引,送去了書信。」
武田信玄:「然而,從月亮來了使者,把輝夜姬接回去了。嗯。拒絕了求婚不就是由於這個理由嗎?知道自己總有一天不得不回去的。」
山本勘助:「總有一天要分別的話,尋找夫君也是沒有意義的。——是這個意思吧?」
武田信玄:「嗯,老夫是這樣想的。」
山本勘助:「實際上,輝夜姬有著一個心上人。」
武田信玄:「這可沒有聽說過。莫非在京城流傳著這樣的玩笑?」
山本勘助:「這個嘛,暫且請聽我講。」
武田信玄:「嗯,說下去。」
山本勘助:「輝夜姬有過一個心上人。儘管如此,在降落到人間以後,卻把這件事忘得一干二淨。然而,她能從內心深處感受到遺忘了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的不安,拒絕了求婚。」
武田信玄:「然後回到了月亮上,與那位心上人重聚……是這樣嗎?」
山本勘助:「不,並非如此。」
武田信玄:「怎麼回事?」
山本勘助:「對方就在這人間。儘管輝夜姬是為了與他相會而來到地上,卻不想,將此事完全忘記了。」
武田信玄:「那豈不是失去意義了?」
山本勘助:「正是。毫無意義了。」
武田信玄:「對方那個男人又怎樣了?」
山本勘助:「那個男人……呵。那個男人不知為何也忘記了輝夜姬的事,既沒有去求婚,也沒有去見她,就這樣結束了。最終,以守衛來接回了輝夜姬收場。」
武田信玄:「勘助。」
山本勘助:「有何指示?」
武田信玄:「無聊。這故事無聊。」
山本勘助:「是啊。是個無聊的故事。輝夜姬也很愚蠢、對方那個男人也很愚蠢。」
武田信玄:「用來下酒都不行的無聊故事。」
山本勘助:「如果是主公的話,會怎麼做?」
武田信玄:「你指什麼?」
山本勘助:「如果您自己,是那個男人的話?」
武田信玄:「嗯……去向輝夜姬求婚。」
山本勘助:「就算忘記了?」
武田信玄:「輝夜姬本身閃著光華,擁有連病人也能治愈的美貌不是嗎?就算忘記了,聽到這種傳言也只有去見一見了吧?!」
山本勘助:「哈哈哈哈哈哈,不愧是主公。所以我才會任您差遣。」
武田信玄:「要是你的話又怎樣?假使你是那個愚蠢的男人的話,會怎麼做?軍師——山本勘助。」
山本勘助:「我……我不會忘記。」
武田信玄:「怎麼說?」
山本勘助:「我不會讓自己忘記。」
武田信玄:「真是的,這樣的話情節不是變了嗎。……嗯?」
山本勘助:「什麼?」
武田信玄:「剛才的故事,是真的嗎?不是你編出來的嗎?」
山本勘助:「呵。誰知道呢……」
武田信玄:「藏著最後一句話不說!」
山本勘助:「給您添酒。」
武田信玄:「嗯。」
武田信玄:「真是……還以為能聽到更有趣的事。讓老夫失望了啊。」
山本勘助:「對主公來說,不需要什麼傳說故事。」
武田信玄:「怎麼說?」
山本勘助:「主公自己就是如同傳說故事一般的存在。」
武田信玄:「這是在讚揚老夫?還是在愚弄老夫?」
山本勘助:「是怎樣呢……」
武田信玄:「你自己才是。從你身上又能讀到多少故事,根本估算不到。真是令人害怕。」
山本勘助:「我自己的事,都沒什麼大不了的。」
武田信玄:「到底是怎樣呢……」
山本勘助:「但是,對我來說,是需要故事的。」
武田信玄:「是這樣嗎?」
山本勘助:「為了在長久的時間裡能生存下去的必需品。古今東西,至此已經看過了數不清的故事。」
武田信玄:「啊,是這樣啊。」
武田信玄:「夜深了,你可以下去了。」
山本勘助:「是。那我告退了。」
武田信玄:「道鬼齋!不,勘助。」
山本勘助:「是。」
武田信玄:「下一次,說說你真實的故事吧。」
山本勘助:「我一向都,只說真話的。」
武田信玄:「才剛說就這樣。啊——,行了,下去吧、下去吧。」
山本勘助:「告退。」

山本勘助:哈哈哈,怎麼講……說太多了呢,我是怎麼回事。呵,偶爾這樣也不錯吧。

出演:武田信玄,一条和矢;山本勘助,櫻井孝宏。
My love.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
<<「アムネシア(AMNESIA)」一周目官配完 | HOME | 果然我就是喜歡溺愛型的吧!!!>>

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

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| HOME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